欢迎光临安徽广电网!
返回首页

电视剧网剧备案出新规 或将提高中国编剧话语权

发布时间:2020-02-24 08:37 来源:人民网-传媒 点击率:
【字体:  

近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网络剧创作生产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同时,电视剧、网络剧、网络电影、网络动画片的备案申报流程也发生了调整:除了过往申报所需材料,还需要提交一份《完成剧本创作承诺书》。这意味着,今后的电视剧、网络剧、网络电影、网络动画片想要立项,都必须先完成完整的剧本。

“对于编剧行业来说,这是新的机会也是新的挑战。”曾创作《永不消逝的电波》《剃刀边缘》《重案六组》等剧作的著名编剧、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北京市电影家协会编剧工作委员会副会长余飞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新规或将引发行业内的一系列良性变化,例如编剧地位的提升、促进制作公司的优胜劣汰等。同时他也强调,新规之下,行业对优质编剧的需求更多,因此从业者必须将提升自身专业素质放在首位,“必须要有绝活”。

新规关键

制止创作的『跑马圈地』

“当前,一些电视剧网络剧在创作生产过程中盲目追赶进度,在前期没有充分筹备的情况下仓促开机拍摄制作,导致作品质量不高。”近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网络剧创作生产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电视剧和网络剧在申报备案公示时,制作机构须向有关广播电视主管部门承诺已基本完成剧本创作,以杜绝利用题材“跑马圈地”等不良倾向。通知还针对部分剧作情节“注水”的问题,提倡电视剧和网络剧不超过40集,鼓励30集以内的短剧创作。同时,电视剧、网络剧、网络电影、网络动画片的申报流程也发生变化,申报页面出现提交《完成剧本创作承诺书》的要求。

“新规的目的是引导整个行业回归创作,回归工匠精神。”余飞透露,目前国内影视公司多达10000多家,每年备案的项目无数,但其中一半以上都没有拍摄,很多项目都只是“跑马圈地”——拿个提纲把题材和创意占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而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规定今后必须先完成剧本才能立项,无疑将有利于制止这种乱象。

短期影响

编剧面临的『尾款风险』

余飞认为,新规的出台或将对编剧行业带来两大短期内的改变:一是利好,编剧收入或会得到增加;二是挑战,编剧或将承担更多“尾款风险”。

“因为每一个项目想要报批立项都得有完成的剧本,那对编剧的需求量将会大大增加。不管是需要更多的编剧,还是在单位时间内需要编剧干更多的活,编剧的收入都将增加。”但同时,某些制作方或会因为不想在作品立项之前便承担剧本费用,而将资金风险转嫁到编剧头上。“比如过去编剧写完所有剧本初稿进入修改阶段时,未收的尾款为30%甚至10%或更少,但现在制作方很可能会把尾款提高到40%甚至50%或60%。”余飞说,他过往便曾亲眼见过制作方让编剧只拿10%的定金就把剧本全部写完的例子,哄骗套路包括“如果没通过,版权都归你”“成功了就给你股份”,等等。他担心今后会有“黑心制作方”故伎重施。但是,这种情况影响更多的还是实力不强的编剧,而且余飞认为,无论是哪一类短期影响,持续的时间都不会太久。

长期改变

制作公司的『优胜劣汰』

“其实真正有实力、有能力、懂创作的公司,原本就是按照先写完剧本再立项或制作的方式来运作的。他们既能垫付得了这笔钱,也有能力分辨剧本质量高低,更有成熟的策划人员来跟进整个创作流程。”余飞认为,《完成剧本创作承诺书》给影视行业带来的长期改变,主要体现在没有实力、没有能力、没有创作经验的“三无”小公司的生死存亡。“以前他们可以先拿提纲去立项,立项完了再融资,等有了钱再请编剧创作。但现在他们必须先完成剧本,这就出现了两个问题:第一,他们可能没这笔钱或不愿意自己掏这笔钱;第二,他们可能没有会抓剧本的人。”人财两缺之下,小公司或新公司便下不了立项和制作的决心。“风险太大,可能最后能赚到的利润还没有给编剧的费用高。”余飞说,长此以往,便会对制作公司产生一个“优胜劣汰”的作用。

此外,新手编剧也面临生存危机。因为今后有心立项的制作公司对编剧的选择会比过去更严格,“谁也不想真金白银费半天劲,弄一个不成熟的剧本”。因此,新手编剧必须想办法跻身优质编剧的行列,才能更好地生存。

对话余飞

优秀的文学策划比编剧还缺

羊城晚报:您最近曾在自家公众号分析过新规对行业的影响,其中提出:除了编剧之外,优质的文学策划也会显得尤为重要。为何这么说?

余飞:因为一个好的文学策划要控制整个方向甚至整个项目的生产流程。其实,文学策划和编剧这两种岗位一直都很重要,只有这两个环节稳住了,项目才有质量,公司才有竞争力。只不过新规出台之后,会让整个行业更重视这两个工种的作用。

羊城晚报:一个优质的文学策划应该具备怎样的素质?

余飞:文学策划是一个拥有很大话语权的岗位。TA主导创作,选定主题题材方向,控制整个项目的标准。同时,TA必须得到产业上下游的信任,因此必须具备足够的智商和情商。还有,TA必须拥有财权,也就是说,TA得是能影响资金方向的人。最后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现实中很多所谓的“文学策划”,他们即使通过了一个剧本,但往往老板开个会就否决了,这样的“文学策划”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是一个老板的“传声筒”。

羊城晚报:听起来,要成为文学策划,起点和要求都很高,可以从行业内其他工种培养出来吗?

余飞:其实现在专职做文学策划的人非常少,因为能做好的人必须是既懂得抓艺术质量又懂得行业规则的“顶尖高手”,一般公司付不起他们的工资,所以很多时候是懂剧本的导演、制片人,甚至是老板、演员兼职来做。

成立编剧联盟增加博弈筹码

羊城晚报:影视公司近年生存不易,加上这次疫情的影响,还有新规对创作提出的更高要求,一系列客观因素会导致一批小公司倒闭吗?

余飞:倒闭的倒不一定是规模小的公司,因为对这类公司来说,亏得最多的可能就是个房租而已。我觉得影响更大的可能是那些看起来体量很大但实际上创作能力很小的公司。未来的日子里,这些公司或者倒闭,或者转型,比如变成某方面的专业公司,像从事剧本创作或剧本医生方面的工作。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可能也是一件好事,因为行业可能并不需要那么多影视公司老板。最后,大浪淘沙剩下的几家或十几家龙头影视企业将担负起全行业的核心生产力,同时他们也会在全社会挖掘好的文化策划和编剧。

羊城晚报:如果要应对大的制作公司和平台方,单个编剧的话语权反而可能会被削弱。他们有办法联合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吗?

余飞:成立编剧联盟或许是一种方向,但问题在于谁来牵头、以什么形式来组织、入会的标准又是什么。我觉得到最后,很可能还是一些优秀的编剧形成几个大的编剧联盟,大家一起来跟平台和制作方博弈,同时慢慢形成新的行业规则。但这个过程会很艰难,也很缓慢。

羊城晚报:您还提出过一种可能,即强势编剧直接跟平台方合作,然后再找制作方加入。您觉得新规会促进这种模式出现更多的例子吗?

余飞:我们熟悉的很多编剧,比如汪海林、宋方金、梁振华、李潇等,其实都曾在这方面试水。我去年也投资了自己的剧本《人民的正义》,成为联合出品人。新规确实给了编剧以美剧模式当创制人或出品人的机会。还是那句话:高手都是身兼数职。所以编剧们一定要苦练基本功,不管政策和市场如何变化,拥有自己的“绝活”才是立身之本。


--- 其他相关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