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安徽广电网!
返回首页

敢闯敢试 创新引领——安徽推进高质量发展纪实

发布时间:2019-11-11 09:51 来源:中国经济网 点击率:
【字体:  
    2018年,安徽省生产总值首次突破3万亿元,增长8.02%,高新技术企业产值首次突破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7.6%,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3.2%,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增长15.2%……这是安徽深化改革、真抓实干取得的成绩单。

  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实现102秒超高温长脉冲等离子体放电、全球首颗量子通信卫星“墨子号”发射成功、长鑫存储内存芯片自主制造项目宣布投产……这是安徽锐意进取、开拓创新交出的成绩单。

  党的十八大以来,安徽省积极践行新发展理念,优化产业结构、夯实人才基础、完善科技体制,以先行先试的魄力和敢拼敢闯的胆识,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迈上新台阶。“我们坚持下好创新‘先手棋’,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区域创新能力连续7年居全国第一方阵。”安徽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李锦斌说。

  产业创新高端制造加速崛起

  在不久前召开的2019世界制造业大会上,总投资约1500亿元的长鑫存储内存芯片自主制造项目宣布投产,这标志着我国在内存芯片领域实现量产技术突破,并拥有这一关键战略性元器件的自主产能。该项目也是安徽省单体投资最大的工业项目。

  “在整个项目实施过程中,省、市政府都给予了很大帮助,成立了专项领导小组,为项目建设、融资等提供支持和服务。”长鑫存储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朱一明告诉记者,成立于2016年的长鑫存储由合肥市政府下属产业投资(控股)集团和北京兆易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成立,分3期建设3座12英寸DRAM(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晶圆厂,满产后产能将达到36万片/月。

  DRAM被喻为连接中央处理器的“数据高速公路”,广泛应用于高性能计算、工业设备等电子产品中。我国是该芯片最大应用市场,此前却始终未能掌握自主产能。为解决这一“卡脖子”技术,2013年,合肥出台《合肥市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规划(2013―2020年)》,提出“应用、特色、创新”思路,发力集成电路产业,打造“中国IC之都”。

  要有产出,就要有“真金白银”的投入。2015年,合肥市利用国资平台和台湾力晶共组公司的方式引入晶合12英寸晶圆制造项目,其中,市级投资平台(建投)投资80亿元,项目从建设到投产仅用两年时间,就在12英寸驱动芯片项目上实现“国产化”;2016年,合肥市建投集团通过芯屏基金出资10亿美元与北京建广联合收购安世半导体,实现了产业的弯道超车。

  从晶合到安世再到长鑫,集成电路产业在安徽跑出了“合肥速度”。截至目前,合肥市已汇聚集成电路企业230余家,年产值从不足20亿元增长到近300亿元,形成了设计、制造、封装测试、材料、设备全覆盖的完整产业链。

  “合肥速度”得益于“合肥模式”的发力。

  “合肥模式”是创新政府平台融资方式。长期以来,我国信息产业始终面临着“缺芯少屏”的发展窘境,而液晶平板因其高投入、回报慢的特点,10年前更是被称为“烧钱机器”。

  面对高投资风险,合肥市在当年本级财政收入刚过百亿元时,就展示了敢为天下先的勇气,通过“国有资本带动社会资本参与投资――国有资本通过上市通道退出――国有资本循环支持新项目发展”的产业融资模式,瞄准液晶显示技术,投入巨资与京东方开展项目合作,先后建起第6代线、第8.5代线和第10.5代线3个项目,助推了合肥新型显示产业“从无到有”。

  “合肥模式”是注重全产业链的布局。“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2008年,与京东方一起来到合肥的还有与其配套的13家上游企业,随后又相继引进彩虹、康宁、乐凯、三利谱等100多家企业,累计投资超过1500亿元,形成涵盖上游装备、材料、器件,中游面板、模组,下游智能终端的完整产业链,实现新型平板显示产业“从沙子到整机”的整体布局,并建成世界最大的新型显示面板生产基地。截至目前,合肥面板出货面积占全球比重近5%,产业本地化配套率国际领先。

  在“合肥模式”的引领下,一大批战略性新兴产业正加速崛起。以科大讯飞、神州泰岳为代表的人工智能企业在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等技术上具有较强竞争力,今年10月,合肥更是在此基础上获批建设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国际首个规模化量子网络“合肥城域量子通信试验示范网”建成使用;世界首个远距离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京沪干线”通信良好,在科大国盾、本源量子等公司的努力下,量子通信、量子计算、量子精密测量已在安徽驶入产业化的快车道。

  引才创新天下英才为我所用

  人才是创新的第一资源。目前,合肥汇聚各类人才190万人,其中在合肥服务“两院”院士123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895人,是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中国城市的前三名。安徽正不断创新引才机制,让天下英才为区域发展增添蓬勃活力。

  引进人才要有海纳百川的广阔胸怀。在合肥,天使投资容错率达30%,“开明开放、求是创新”不仅是这座城市的精神内核,更是努力构建宽容失败的创新文化的生动体现。对此,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深有感触,他认为许多像科大讯飞这类高科技企业能在合肥成长壮大,离不开当地政府对原始创新的忍耐度和对创业者的包容度。

  “1999年公司成立之初,资金非常紧张,甚至也想过去其他地方发展。当时市领导了解到我们的情况后,不仅帮我们拉来了投资,还告诫我们基础创新不能急功近利,不要总想着把公司规模做得多大、利润有多丰厚,要扎扎实实做技术,稳稳当当搞研发。”刘庆峰介绍,在政府的关切和支持下,科大讯飞自主创新的底气更足了,投入研发的力量更大了。

  经过20年的发展,科大讯飞目前在口语评测、语言翻译、声纹识别、人脸识别等多项智能语音与人工智能核心技术上处于国际先进水平,并于今年上半年在国际权威的自然语言理解大赛中,首次让机器人在阅读理解上超过人类的平均水平,首次让机器翻译通过了国家翻译专业资格认证考试(CATTI)技术测试,达到专业译员水平。

  留住人才要拿出真心实意的激励政策。“一个城市的标语最能体现一座城市的文化,我刚来合肥的时候,就被‘建设人才高地’的城市标语所吸引。”中科普瑞�N公司董事长刘青松告诉记者,安徽激励人才发展的独特方式在于敢用人,“2016年,当时只有38岁的我就被委派领衔安徽省‘三重一创’精准医疗重大工程,这令我非常吃惊。用人理念的突破,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来合肥创业,在这里,他们能够拥抱良好的发展空间和广阔舞台,在这里,只要你有能力,即便年轻也可委以重任”。

  为筑牢人才高地,安徽多地竞相实施揽才引人举措。例如合肥市相继出台了国家综合性科学中心建设人才20条、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12条、进一步支持人才来合肥创新创业8条等20多项人才政策,陆续制定“产业紧缺人才引进计划”“青年优秀人才培养计划”等配套实施细则34项,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激励人才政策体系。

  体制创新加快科技成果转化落地

  中科大徐铜文教授团队实现了系列高性能双极膜工业化制备,可简化传统有机酸生产工艺,有效降低废水排放;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朱灵副研究员团队研制了一种新型微流控核酸检测系统,在新兴的分子诊断领域具有广阔应用前景……今年上半年,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发布了一批重大科技成果。

  创新的实力来源于丰富的科技资源。在安徽,中科大、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中电科38所等高校、科研院所研发能力强,从来都不乏具有竞争力的科技成果。为让这些成果走出实验室、走向市场,安徽大力改革科技体制,积极建设新型研发机构,不断加快技术产业化的步伐。

  科技体制改革,关键是要激发人的创新能动性。“我们根据国家有关法规文件,并结合自身实际情况,率先制定了科技成果转化管理办法,建立了科技成果鉴定、登记、推介、评估、运用等制度细则,出台了许可、转让、作价入股公示和决策等措施,将科技成果转化作为质量管理体系考核的重要内容之一。”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院长匡光力告诉记者,办法出台以来,该院共完成技术许可转让22项,合同金额3777.7万元,完成现金奖励科研人员1147万元;共有112项技术成果作价6.08亿元,投资成立了52家公司,吸引社会总投资19亿元,对48个科研团队的431人次实施股权奖励4.19亿元。《中国科技成果转化年度报告2018》显示,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2017年科技成果转化奖励个人现金和股份总金额全国研究开发机构排名第一。

  科技体制改革,还得用好金融手段。为解决科技企业初创期资金紧缺问题,合肥在2014年设立了天使投资基金,以直投形式加快技术转化落地。截至目前,基金规模达6.24亿元,完成签约81家,投放4.2亿元。

  “公司成立初期获得了600万元天使投资,为之后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财政支持。”刘青松介绍,公司研发的肿瘤精准用药检测技术目前已进入医院开展临床试验,为癌症患者提供精准药物治疗方案,提高恶性肿瘤治疗的有效性。

  科技成果转化之所以难,主要在于技术走向产品过程中存在研发投入、产品改进、市场推广等系列环节,大企业不愿做,小企业做不起。而安徽多地与当地院校乃至国内外科研院所加强合作,组建起新型研发机构,既带来了资金支持,又提供了公共服务,实现产学研合作由短期化、松散化、单项化向长期化、实体化、系统化转变。正是在这一机制的支撑下,国家芜湖机器人产业集聚区产业研究与专家智库平台、清华大学合肥公共安全研究院、北航科学城、哈工大机器人研究院应运而生,推动了一大批在国内外领先的科技成果在江淮大地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 其他相关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