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2019年,省广电局围绕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条主线精心策划“皖美呈现——影像安徽记录计划”,确定了《红色·记忆》《我们的奋斗》双选题创作方向,这是全省广电系统参与创作人员最多的一次集体创作活动,来自安徽广播电视台、16家市级广播电视台和少量县级广播电视台的180多位主创人员共同奋战在摄制工作的一线,推出了33部入选系列纪录片(专题片)。

2020年“皖美呈现——影像安徽记录计划”已经正式启动,着重围绕“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等主题,确定了《携手脱贫奔小康》《2020,我们在一起》双选题,全力锻造一批电视纪录片、专题片精品。省广电局将坚持以入选全省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创新范例为契机,认真贯彻“宣传思想工作创新年”部署,进一步推动运用理念、形式、内容、手段和技术创新,努力促进全省广播电视宣传工作创新发展,不断打造新优势、释放新动能、展现新作为,更好肩负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

三年之诺

发布时间:2021-11-23 10:04 来源:局宣传处 阅读次数: 字体:【  

成绩的取得,得益于奋战在扶贫一线工作者的真抓实干和艰辛付出,得益于广大群众的大力支持和共同参与。

一个国家4A级旅游景区所在的村,怎么能是贫困村呢?2017年5月,带着这个疑问,宣城市工商联副主席赵学工来到旌德县江村,担任村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队长,开始为期3年的驻村扶贫工作。

有着1400多年历史的江村,历代文风昌盛、英才辈出。宗祠、牌坊、塔庙、老街、名人故居等数十处典型明清徽派古迹保存完好,有着“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国家4A级旅游景区”等多块国字号招牌。赵学工原以为,江村的扶贫工作应该比较好完成,可真下来了,现状令他大吃一惊。江村不仅是名副其实的贫困村,而且矛盾和问题积压多年,严峻复杂,干群关系紧张,一度是当地有名的“上访村”。到村第一周,赵学工的工作就是接待上访群众,办公室几乎成了信访室,初来乍到的赵学工坐不住了。

1965年出生的赵学工,20世纪90年代曾在市粮食部门工作多年,经历过粮食经营体制改革的风风雨雨,调任市工商联之后,又与工商企业改革发展摸爬滚打在一起,这些历练,让他在面对江村的困局时多了一份从容。

村民们的怨气怎么这么大、这么深?到村不久,赵学工就带着扶贫干部逐户深入走访,半个月跑下来,他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归纳起来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一是江村景区经营一直不景气,村民不能从中获得基本的收入,住在4A级景区里却不得不外出打工谋生;二是村里环境卫生差,道路、水利、停车等基础设施普遍严重滞后,村民生产生活极为不便;三是村里没有产业,村民就业缺乏门路,脱贫难,致富更难;四是村“两委”主要负责人精神状态不佳,党总支涣散,缺乏凝聚力,村集体经济收入低,连村级日常支出都难以为继,更谈不上改善百姓民生了。这些问题和矛盾积压多年,始终得不到解决,于是怨声载道、年复一年。

如何破局?结合江村贫困薄弱现状,到村两月不到,赵学工就在全村党员和村民代表大会上提出了自己驻村3年“五个起来”的奋斗目标,即:让江村美起来、让旅游旺起来、让群众特别是贫困户富裕起来、让集体经济壮大起来、让干群关系和谐起来,并做出郑重承诺。

然而,面对赵学工的目标与承诺,村民们并不买账,多数人都抱着怀疑,甚至是冷嘲热讽的态度。

目标既定,承诺已出,究竟该从哪里入手呢?面对村民们的质疑,赵学工陷入沉思。

最终,他选择“两问会”作为破解江村困局的突破口,即“访贫问苦、问计于民”,这是他驻村后的创新。“两问会”每半年召开一轮,干部深入村民组,听民声、解民忧,说白了,就是给老百姓当“出气筒”,现场“火药味”很浓。听真问题、真解决问题,在赵学工看来,江村问题多、矛盾大,只有直面它,没有其他可以绕道的捷径。

江村,由一个中心村和三个外围村民组组成。“两问会”从中心村开始,逐步扩大到外围村。通过两年时间的“问”与“做”,赵学工逐步解决了中心村和外围两个村民组积压多年的矛盾,将一批群众普遍关切的烦心事,变成了一个个看得见的民生项目。2017年底,中心村省级美好乡村创建通过验收,投资数十万元建起的江村文化广场,结束了中心村无一处公共活动场地的历史,景区内外道路、停车场等基础设施修建完善,实施改厕、环境整治等工程,中心村所在的景区一改过去垃圾遍地的脏乱差局面,面貌焕然一新。

洪山作为外围村民组之一,地处偏远,水电路等基础设施十分落后,村民怨气很大。“两问会”过后,问题逐一得到解决。又窄又破的出村主干道被4.5米宽的水泥路取代,水利、自来水、路灯、休闲小广场等民生工程相继建成,洪山今非昔比。

江村有着丰厚独特的旅游资源,脱贫致富的希望在旅游。赵学工到村后第一年,就把“两问”活动的重点放在景区。他先是解决了景区环境卫生和道路、停车场等基础设施问题,接着又摸索出了一条新路子,即收储闲置老屋,然后以村资产入股或租赁等方式,寻求客商来景区投资发展旅游新业态。2018年,村里入股的两家民宿先后开门迎客,其中,高档民宿“坐忘·江村”由马来西亚华侨投资经营;2019年底,中央美院画家写生基地落户江村;江村所在的白地镇是全国特色小镇“宣砚小镇”,宣砚文化独具特色,村里又入股宣砚公司建起宣砚研学基地。此举不仅丰富、提升了景区的内涵和品味,带来了人气,还拓展了村集体经济增收渠道。如今的江村,不仅有景区公司旅游分红的收入,而且增加了资产租赁和入股经营的收益,集体经济收入从2016年的2.3万元跃升到2019年的35万元,3年翻了十几倍。与此同时,江村旅游也在逐渐升温,3年时间,景区旅游收入增长了30%以上。

49岁的傅银平之前在上海务工,收入微薄,还要赡养家中的老父亲,生活一度非常贫困。2018年,在赵学工的帮扶下,傅银平回乡种了50多亩水稻,养了几千只鸡鸭,还承包了一个鱼塘,不仅顺利脱了贫,还过上了殷实的好日子,成了村里脱贫致富的带头人。

对于贫困户,村里一方面鼓励、扶持有条件的自主创业,一方面通过发展村级经济提供就业。如今的江村,建起了2个扶贫车间,吸纳数十人稳定就业;通过规划整合,引进来等多种形式发展起3个农业产业基地,即以灵芝、香菇为主的种植基地,以牛、鸡、鸭为主的养殖基地,以采摘休闲为主的花卉观光基地,3个基地总面积超过1000亩。村贫困户年人均收入从2016年4000元提高到2019年1.3万元。

三年来,江村共投入各类建设发展资金1000余万元,当初赵学工许下“五个起来”的三年之诺已基本实现,江村,彻底变样了。为了兑现三年承诺,他常年奔忙,争项目、跑资金,从田间地头到建设工地,节假日也难得回家一趟。三年来,他没有休过一次公休假,“白加黑、五加二”已成为工作常态。其间,他还两次因公受伤,腿部、肋骨严重骨折。

到江村扶贫,赵学工还有一个不愿提及的往事。当初选定的扶贫干部并不是赵学工,孰料同事无法成行,组织上派他临时先顶三个月,这一顶,不知不觉便是三年。三年间,他没有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也从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

2019年12月,江村获评“全国乡村治理示范村”;2020年7月,江村获评“全国优秀乡村旅游重点村”。


宣城市广播电视台 江海岸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